银河国际点击登录”[老太太吃冰糖———闷着

时间:2019-04-30来源:未知作者:admin点击:
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 展开全部【吃了哑巴药———开不得口】设想吃了致哑的药,就会说不出话。指因有苦衷,而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【吃了哑巴药———开不得口】设想吃了致哑的药,就会说不出话。指因有苦衷,而不能开口说话。张仕桢《漩涡》二章六:“小奇抬起头,不满地横了石老师一眼,依然不吭气儿。‘小祖宗吔,吃了哑巴药,开不得口哇!’奶奶又急又气,不知怎么办才好。”

  【吃了一个青梅子———又是新鲜又是酸】青梅子:青色的梅子,尚未成熟,可食,味酸。形容人心情复杂,既感到希奇又不好受。杨彦衡等《月中桂胭脂店》:“庄主一听这话,好像吃了一个青梅子———又是新鲜又是酸。”

  【痴婆娘等情人———没得指望】本义指痴情女子一心期待着薄情郎,但希望往往落空。用时指没有希望,没有盼头。曾辉《八月雪》二章:“如果不是白羊鹤到公社来,我再干十年八年,也没有希望,单靠李银山发善心,那真是痴婆娘等情人,没得指望。”

  【臭弹卡住的枪管———发不出声】臭弹:方言,坏子弹(或炮弹)。用时指人有难言之隐,说不出话来。黄果心《鱼肚里的人民币》:“陈桂梅似‘臭弹卡住的枪管,发不出声’,过了一会儿她才说鱼是她爱人老黄买回的,老黄说有三斤多重,她没细问。”

  【吹圆的猪尿泡被戳了一刀———泄气了】尿泡:膀胱。指一下子丧失了信心或没有了干劲。胡正《汾水长流》一七章:“刘元禄像吹圆的猪尿泡被戳了一刀,泄气了,只是无可奈何地唉了一声。”☆亦作[吹足了气的猪尿泡被捅了一刀———瘪了下来]窦嘉绪《烽火中的情侣》一一章:“当子把马副官威吓的话说了以后,雷哼哼又像吹足了气的猪尿泡被捅了一刀,瘪了下来。”[猪尿泡扎了一刀子———气儿放了]张恩忠《龙岗战火》五:“邢老四原想来个出奇制胜,结果又落个猪尿泡扎了一刀子,气儿放了。”

  【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———有苦难言】指心里有难言的隐痛,只好忍气吞声。王新纪等《魂兮归来》六八:“老梁,这几年,我是打掉了牙齿往肚子里咽,有苦难言哟。”

  【打翻了五味瓶———酸、甜、苦、辣,都有】五味:指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,泛指各种味道。比喻心情十分复杂。马忆湘《朝阳花》一一章:“她又走到床前,看了看熟睡的小宝,用嘴亲了亲,用手摸了摸,……我们看着这情景,心里像打翻了五味瓶,酸、甜、苦、辣,都有。”☆亦作[打翻了五味瓶———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]艾明之《火种》一部九章五:“他们相视一笑,柳金松心里好像打翻了五味瓶,有一股说不出的味道。”[打翻了五味瓶———苦辣酸甜,真不是个滋味]马国超等《马本斋》一四章:“马本斋静静地听着马铁男的悲惨遭遇,心里就像是打翻了五味瓶,苦辣酸甜,银河国际点击登录真不是个滋味。”[打翻了五味瓶———酸甜苦辣,什么滋味都尝过]何慧娴等《三连冠》一篇三章:“在转战日本各地的这些天里,随着场上胜败得失的变幻,姑娘们的心里打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,什么滋味没尝过?!”[碰翻了五味瓶———咸酸苦辣涌上心头]张行《血泊火海》四章一七:“(龚福庆)摆脱了宋岳峰,离开了农民军的战友,剩下孤单单一个,就好像碰翻了五味瓶,咸酸苦辣都涌上心头,那滋味真叫人难受。”[泼翻了五味瓶———酸甜苦辣咸各色俱全]房群等《剑与盾》二六回:“白莉雅听他赞一声‘贤内助’,心中如泼翻了五味瓶,酸甜苦辣咸各色俱全。”[翻了五味瓶———酸、甜、苦、辣不知从何说起]欧阳平《黑凤凰》一七:“他们互相默望着,心里都翻了五味瓶,酸、甜、苦、辣,一时不知从何说起。”

  【大寒吃雪条———凉了心】大寒:二十四节气之一,在1月20日或21日,是一年中最冷的时候。形容受挫或失望后情绪低落,意志消沉。黄飞卿《选队长》:“后来,大家就都成了大寒吃雪条———凉了心,选谁谁也赌咒发誓不愿当,一听说开会选队长,有的就公开缺席。”

  【掉进冰窟窿里———从头到脚都凉了】形容突然感到非常失望。金敬迈《欧阳海之歌》二章八:“‘报名?’那个干部笑了笑,‘来晚啦,小伙子。’……那位干部拿出一本花名册,拍打着说:‘前天上午名额就满了!’欧阳海好像掉进冰窟窿里,从头到脚都凉了。”

  【斗败的公鸡———再也神气不起来了】形容因受挫或失意,精神一蹶不振。田东照等《龙山游击队》一二章二:“丁万财像一只斗败的公鸡,再也神气不起来了。”

  【豆干饭———焖(闷)着】因豆子不易煮烂,做豆干饭,就必须盖紧锅盖,用微火焖。“焖”谐“闷”。指心里有话却不愿说出来。浩然《艳阳天》六三章:“大伙儿先说说对团支委这个决议有什么意见。把平时闹着玩、说笑话的本事都拿出来,用到正地方,别豆干饭焖(闷)着。”

  【狗尾巴熬西葫芦———不是滋味】本义指用狗尾巴与西葫芦熬在一起,味道很不好。用时指人心情复杂,很不愉快。刘林仙等《梁山后代小八义》七回:“他……思前想后,越想越动气,真是狗尾巴熬西葫芦,怎么吧嗒,怎么不是滋味。”☆亦作[红糖拌辣椒———不是滋味]浙江省军区政治部《倚天剑》二○:“戴藏宜经这一问,好似吃了红糖拌辣椒,不是滋味。”

  【寡妇回娘家———苦衷难吐】指有苦说不出。何岳《三军过后》六三:“狐狸不禁一阵心酸起来,有如‘寡妇回娘家,苦衷难吐’。”

  【火烧乌龟———肚里痛】本义指火烧乌龟,壳虽烧不坏,但壳内的器官等却感到疼痛。同时指人心里感到很痛苦。柳炳仁《玉树琼花》八章一八:“夏实木的眉毛皱了一下,眼睛没睁开,喃喃地说:‘唉!火烧乌龟肚里痛呢,还有心思睡觉?’”☆亦作[火烧乌龟———肚里疼]杨纤如《金刚图》六六回:“三科长给典狱长吃了定心丸,自己也安了心,可是其他狱吏狱卒可火烧乌龟肚里疼,八下里不安。”

  【煎饼蒙鼓———咋敲也不响】煎饼:用小米、小麦或高粱浸水磨成面糊,在鏊子上摊均匀烙熟的薄饼。用煎饼作鼓面蒙在鼓上,自然敲不响。指人拒不开口说话。房德文《金鞭记》五回:“高瑾见怎么问也问不出个子午卯酉来,真是……煎饼蒙鼓———咋敲也不响。”

  【酱园铺倒了货架———五味俱全】酱园铺:即酱园,制作、出售酱、酱油、酱菜等的作坊、商店。五味:指酸、甜、苦、辣、咸。酱园铺的货架倒了,各种滋味的酱菜等全都洒在了地上。本义指什么滋味都有。指心情复杂,难以名状。鄢家声《流水落花》七:“吕希显气得发呆。酱园铺倒了货架,心里是五味俱全。”

  【酒里掺醋———辨不出个味来】酒里掺了醋,让人辨别不出是什么味道。本义指不知酒醋混合后的味道。用时指心情复杂,难以言表。张好贤《糊涂马哈》:“糊涂得知找到了耳环,顿时心里就像酒里掺醋,辨不出个味来。”

  【口含黄柏味———有苦自家知】黄柏:落叶乔木,树皮中医入药,味苦,有清热解毒等作用。本义指苦味只有自己知道。用时指自己的苦处自己知道。多指有苦说不出。《喻世明言》卷四:“那阮三虽不比宦家子弟,亦是富室伶俐的才郎。因是相思日久,渐觉四肢羸瘦,以至废寝忘餐。忽经两月有余,恹恹成病。父母再三严问,并不肯说。正是:口含黄柏味,有苦自家知。”☆亦作[哑子尝黄柏———苦味自家知]《喻世明言》卷二七:“莫稽心中未免也有三分不乐,只是大家不说出来。正是:只好哑子尝黄柏,苦味自家知。”

  【拉了秧的黄瓜上了架的烟———蔫头耷脑】秧:某些植物的茎。烟:指烟叶。本义指黄瓜秧被扯断后,黄瓜就开始萎缩了;烟叶被晾上架,就渐渐干枯了。形容人精神萎靡,情绪低落。刘绍棠《小荷才露尖尖角》二:“年轻人晚上收工,闲得手痒,闷得心慌,男男女女便一团一伙打扑克。一打就是一个通宵,白天下地就像拉了秧的黄瓜上了架的烟,蔫头耷脑。”☆亦作[拉了架的瓜秧———蔫下来了]浩然《艳阳天》三章:“马主任从去年犯了错误,就像拉了架的瓜秧一样蔫下来了,怎么也打不起精神,连个笑模样都看不到他的。”[霜后的蚂蚱———蔫头耷脑]梁斌《翻身纪事》二七:“刘作谦一家大人孩子,一个个像霜后的蚂蚱,蔫头耷脑,红头涨脸地走出来,人们在一旁斜起白眼珠看。”

  【腊月天吃冰棍———从肚子里往外放冷气】本义指农历十二月吃冰棍,人会觉得从肚子里往外冒冷气。形容失望或受到挫伤后情绪急剧低落。柳吟《穆桂英全传》九回:“听小达子这么一吆喝,几位大臣真好像腊月天吃冰棍,从肚子里往外放冷气。”

  【老妈妈撵兔子———越撵越没影了】撵(状犻ǎ状):追赶。本义指老妈妈腿脚不便,若追赶兔子,只会越追越看不见兔子的影儿。比喻某事越办越没有成功的希望。姜树茂《渔港之春》一六章一:“而现在发生这么多的问题,纪洪涛又不能正视,要完成任务怕更是老妈妈撵兔子———越撵越没影了。”

  【老太太吃槟榔———焖(闷)啦】槟榔(犫ī状犵犾ɑ状犵):常绿乔木,果实椭圆,可食用,也供药用。本义指槟榔壳硬,老太太牙不好,吃它时需在嘴里含着。“焖”谐“闷”。用时指人闷闷不乐,闭口不言。李英儒《战斗在滹沱河上》七:“她说:‘老太太吃槟榔,你们都焖(闷)啦!别这么蔫头耷拉脑袋的;怕什么,天塌了还有地接着。’”☆亦作[老太太吃槟榔———焖(闷)起来了]单田芳等《明英烈》八回:“众位!倒是说话呀!行就是行,不行就是不行,怎么老太太吃槟榔,焖(闷)起来了!”[老太太吃冰糖———闷着]凌力《星星草》二四章二:“迟疑了半天,他终于干咳两声,说道:‘我看咱们别老太太吃冰糖———闷着啦。我出个点子看中不中。’”[老太太吃蚕豆———闷起来]王新纪等《魂兮归来》五九:“‘喂,怎么都老太太吃蚕豆———闷起来啦?’商扬笑着环顾四方,又说:‘我可在等你们帮我拿主意哪!’”[兔子吃了山药蛋———全闷了]吴越《括苍山恩仇记》五五回:“昔日耀武扬威的大爷、二爷们,一下子都成了孙子辈儿,好像兔子吃了山药蛋,一个个全闷了。”

  【冷水浇头———凉了半截】本义指用冷水浇头,凉气会迅速从头传遍上半身。形容因发生意外或受挫而灰心失望。陈登科《风雷》一部五章:“春芳一听,好似冷水浇头,凉了半截。看看祝永康,好半天才说出一句话来:‘你等我爹回来。’”

  【聋佬送殡———懒听那支死人笛】送殡:出殡时陪送灵柩。本义指耳聋的人送殡,听不见吹鼓手吹奏的送葬曲调。用时指听不进令人厌烦的话。里汗《新绿林传》二二:“明早,我和你装船,龙生去通知邬牛,叫他就近送覃烈扬到望江嘴上船。嘿,船一开身,就是皇帝的圣旨,也只当聋佬送殡———懒听那支死人笛啦!”

  【买香囊吊泪———睹物伤情】香囊:旧时存放香料等物的口袋儿,常挂在腰间,可做赠品或传情的信物。指看到某物便引起伤感之情。《三宝太监西洋记》二一回:“胡真人听知道‘铁锚’二字,恰好又是个‘买香囊吊泪,睹物伤情’。怎么叫做个‘睹物伤情’?原来这个铁锚,都是他亲手自造。”

  【蜜糖拌了醋———又甜又酸】本义指味道又甜又酸。形容心情又舒畅又难过。王火《血染春秋》一一章:“节振国听了,心里像蜜糖拌了醋,又甜又酸,他这个重感情的硬汉,心里难受了。”

  【热身子掉进冰窖里———凉了大半截儿】本义指人掉进了冰窟窿里,半截身子都凉透了。用时指突然遇到了意想不到的事情,使人感到灰心丧气。刘浩歌《粉红色的骗局》三回:“柯老成吃惊地望着屋内,真是热身子掉进冰窖里———凉了大半截儿!”

  【软米粥拌粉面———稠(愁)上加稠(愁)】软米:黄米。粉面:用绿豆、土豆、红薯等制成的淀粉。本义指粉面和软米熬的粥拌在一起,十分黏稠。“稠”谐“愁”。形容非常烦恼、忧愁。王生宁《三个嫂嫂》:“在我们那里,老早曾流传着这样几句话:自古山里三大愁,米是金豆水似油,娶个媳妇白了头。如今,粮和水的问题早已解决,可说起这娶媳妇来,反倒是软米粥拌粉面———稠(愁)上加稠(愁)了。”

  【稍瓜打驴———去了半截】稍瓜:一种菜瓜。本义指用稍瓜打驴,会被驴吃去一半。用时指人走了一半,也指东西或情绪减少了一半。《醒世姻缘传》五三回:“这其余的族人见晁思才去了,‘稍瓜打驴’,去了半截,十分里头,败了九分九厘的高兴。”☆亦作[黄瓜当鞭打马———一下丢了半截]李英儒《燕赵群雄》一二章二:“现在听说‘胡子’不去汪家寨,他的热情真个是黄瓜当鞭打马,一下丢了半截。”

  【霜打的树叶———蔫了】本义指树叶经霜打以后变得萎缩了。用时指遭受沉重打击后提不起精神或神气不起来了(常用于贬义)。杨沫《东方欲晓》一卷二四:“听着这越来越近的马蹄声,看着周围人们的欢呼情景,他们一个个像霜打的树叶子,霎时无精打采地蔫了下来。”☆亦作[霜打的瓜秧子———蔫儿了]谌容《走投无路》二:“‘我要是厂长,这个家我能当。可惜,我被撤了。’王光泰像霜打了的瓜秧子,蔫儿了。”[霜打的茄子———蔫了]黄佩珠等《薛雷扫北》二一回:“贺连鹏听了这一番话,情知围困长安已经失利。因此,立时像霜打的茄子,蔫了。”[霜打的茄子———蔫头搭脑]蒋寒中《天桥演义》六八回:“当孙少帅被带进西屋时,他身后还跟着香水梅。这对狗男女,这会儿就像被霜打了的茄子一样,蔫头搭脑的。”[卸架的黄烟叶儿———蔫了]浩然《艳阳天》九二章:“看样子,昨天的党支部会上把他整得不轻,从小窝棚出来的时候,就像卸架的黄烟叶儿———蔫了。”[晒了一天的黄瓜———蔫了]王苏科《瓜摊》:“瘦个子不住地求饶,其他几个见势不妙,也都像晒了一天的黄瓜———蔫了。”

  【躺在席子上吹死猪———长吁短叹】吁(狓ū):叹气。本义指长一声、短一声地叹气。用时指人因遭到困难、挫折或失败而唉声叹气。梁斌《红旗谱》四六:“走进厨房院,小魏正摇着身子,躺在席子上吹死猪———长吁短叹。”

  【王八碰到桥桩上———干生闷气】指碰了钉子或遭到斥责,心里有气却无处发泄。李英儒《上一代人》二六:“白眼狼在远处,王八碰到桥桩上,干生闷气,一句不敢吱声。”☆亦作[王八撞桥桩———心里憋气]房群等《剑与盾》二二回:“瞧你,又误会了。难怪你要王八撞桥桩———心里暗憋气。”

  【瓮里烧木炭———有火没处发】瓮:一种盛东西的陶器。本义指火在瓮里出不来。用时指人心中的怒气、怨恨无处发泄。严霞峰《况公案》三六回:“第二天,一道拘牌锁走了黄汉。急得老石匠瓮里烧木炭,有火没处发。”

  【乌龟遭牛踩一脚———痛在心里头】指心里非常痛苦、难过。陈定兴《香港之滨》一章八:“伍学礼杀了这个回马枪,什么也没捞到,真有点乌龟遭牛踩一脚,痛在心里头,又说不出话来。”

  【瞎子害眼病———没好】指不会有好处或好结果。高梦龄《浮云》五:“老刘,你看咱们这个大队工作,真是没法干下去了,陈豆腐倌儿这小子,没好下水,处处找碴儿,跟他在一起呀,是瞎子害眼病———没好!”

  【鲜花栽在杂草里———煞风景】本义指美好的景色被破坏。用时指使人扫兴。陶钝《为了革命的后代》二○:“她马上发现了一群美丽的孩子,被土里土气的保育员带着,好像鲜花栽在杂草里一样,太煞风景了。”

  【蝎子蜇着皮———声不得语不得】本义指被蝎子蜇了以后,无法向人诉说。用时指遭人暗算,有苦说不出或不敢说。臧伯平《破晓风云》三章五:“王大胡子一听真是‘蝎子蜇着皮———声不得语不得’,气得他满脸胡子一扎撒一扎撒地,张着那张大蛤蟆嘴喘粗气。”☆亦作[蝎子蜇了屁股———干疼不敢嚷]杨畅《“赛泥鳅”送礼》:“刘玉秋被敲了竹杠,如蝎子蜇了屁股,干疼不敢嚷。”

  【泄了气的皮球———瘪了】本义指皮球泄了气变得不饱满。用时指遇到了突然的打击而失去信心,情绪低落。艾明之《火种》一部一章二:“玉花的爹好像泄了气的皮球,一下全瘪了。”☆亦作[泄了气的皮球———一点劲儿也没有]白危《垦荒曲》一一:“他现在变得很泄气,好像泄了气的皮球,软塌塌的一点劲儿也没有。”[泄了气的皮球———瘪下来]叶君健《火花》九:“吊眼龙看看势头不妙,便像个泄了气的皮球,忽然瘪下来了。”

  【雪捏的美人———浑身冰冷】本义指用雪捏的人,虽美却身上冰凉。用时指因害怕而浑身发冷。王中文《忠义梦》二○回:“盖天锡也明明听见了李逵的叫喊,吓得他成了‘雪捏的美人,浑身冰冷’!”

  【哑子漫尝黄檗味———难将苦口对人言】漫尝:尝遍了。黄檗(犫ò):即黄柏,落叶乔木,树皮可入药,味很苦。指心里有苦却无法对人说。《醒世恒言》卷三三:“当下读了招状,大牢内取出二人来,当厅判一个斩字,一个剐字,押赴市曹,行刑示众。两人浑身是口,也难分说。正是:哑子漫尝黄檗味,难将苦口对人言。”☆亦作[哑子吃了黄柏味———难将苦口向人言]《醒世姻缘传》一回:“晁大舍也整月不进计氏内边去了。渐渐至于缺米少柴,反到珍哥手内讨缺。计氏也只好‘哑子吃了黄柏味,难将苦口向人言’!”[哑子漫尝黄柏味———自家有苦自家知]《东周列国志》九回:“文姜深闺寂寞,怀念诸儿,病势愈加,却是胸中展转,难以出口。正是‘哑子漫尝黄柏味,自家有苦自家知’。”[哑子吃黄连———说不出的苦楚]蔡东藩等《民国演义》七二回:“却说陆建章出城被劫,数年蓄积,一旦成空,又累得妻妾子女,抛头露面,无端受辱,真是哑子吃黄连,说不出的苦楚。”[哑子吃黄连———心里有苦说不出]叶君健《火花》一:“冬梅是自己的嫂子,虽然受了吴春茂的侮辱,但传出去就成为自己的‘家丑’了!明耀和妈妈,真是哑子吃黄连,心里有苦说不出。”[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苦也无法说]胡奇《难忘的冬天》一三:“自有人把这个学校的‘后勤组长’放在特殊地位,又紧盯住二班,秦老师真是哑巴吃黄连有苦也无法说。”[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苦咽到肚里]程树榛《大学时代》二章:“王守维对顾巍热诚的建议,作了冷淡的回答:‘谢谢你的好意!我养活他吧!’如果事情就此为止,王守维也就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苦咽到肚里去了。”[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口难分辩]赵博《梁山小将传》三回:“他爸爸怪罪下来的时候,总要嫁祸于人,往家丁、打手的身上一推六二五。这帮下人是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口难分辩。”[哑巴吃黄连———有口难言]刘浩鹏等《龙公案》四回:“严荣心里也明白,他手下的人肯定干了理屈的事,一旦李朝忠抓住把柄,上奏朝廷,那时皇上怪罪下来,可就哑巴吃黄连,有苦难言了。”[哑巴吃黄连———苦在肚里]沙陆墟《水浒三烈女》六回:“他有契约为凭,州官又和他多有来往,经略相公还令他去办军差哩,我如何斗得过他。我是哑巴吃黄连,只能苦在肚里了。”[哑巴吃苦瓜———有苦难诉]张孟良《儿女风尘记》三部五:“王好善得了自己的儿子,第二日就搬到河东城里去住了。吃了这样大的亏,也不敢声张,这真是哑巴吃苦瓜———有苦难诉!”

  【哑子梦见妈———说不出来的苦】本义指有许多话想说,却苦于说不出来。用时指有难言的苦衷。《儒林外史》五一回:“早上开船,这客人情思还昏昏的,到了此刻,看见被囊开了,才晓得被人偷了去。真是哑子梦见妈,说不出来的苦!”☆亦作[哑子梦见妈———有说不出的苦]李英儒《还我河山》七章一:“有些人,你越欺凌压迫他,他倒低头陪笑脸;你越同情怜悯他,他反而怒目横眉。这是一种可怜的现象,是要经过觉悟过程的。也许,哑子梦见妈,她有说不出的苦哩。”[哑巴梦见亲娘———说不出的苦]高阳《清宫外史》上:“郝顺劝道:‘大爷遭了这档子窝囊事,真正是叫“哑巴梦见亲娘,说不出的苦”。二爷总是体谅他才好。’”